四问美国疫情:有多少新冠患者被误诊,美军运动员得的什么病

7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为了转移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达到抹黑打压别国的政治目的,美国大搞疫情政治化、病毒污名化、溯源工具化,把撒谎、抹黑、胁迫奉为圭臬,丝毫不尊重事实、科学和正义。人类抗击疫情的史册上,必将记下美国这丑陋的一页。

他提到了四点:美国应该公布并检测早期病例数据;美国应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德特里克堡和美国在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美国应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北卡罗来纳大学;美国应该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患病病例数据。

“抹黑他国洗白不了自己”。正如赵立坚所说,南都此前报道,南非民主独立党主席、开普敦市议员安瓦尔·亚当斯也于近日撰文指出,美国把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不断政治化的表现,都指向了一个事实:美国有事要隐瞒。

一问:美国早期病例详情何时公布?

当地时间6月15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简称“NIH”)的研究人员通过在美国多地采集的血液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证明了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已经在美国本土存在并以低速率传播。

研究人员通过两种不同的血清学检测显示,至少有9人的血液样本中出现了新冠病毒抗体,其中日期最早的来自于2020年1月7日在伊利诺伊州采集的样本。研究人员随后在2020年1月8日从马萨诸塞州、2月3日从威斯康星州、2月15日从宾夕法尼亚州和3月6日在密西西比州收集的样本中均检测到抗体。大多数阳性样本的采集时间要早于该州通报的发现首例新冠病例的时间。

根据这项研究的结论,被检测出的抗体一般在一个人被新冠病毒感染后大约两周才会出现,这表明携带这些抗体的参与者至少在采样前几周就已经接触过新冠病毒。由于最早的阳性样本是2020年1月7日采集,这意味着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已经在美国一些州存在并以低速率传播。

除了抗体检测的“实锤”,美国的早期病毒传播还一直有未解的“隐情”。2019年6月起,美媒开始报道该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问题。7月起,包括该基地附近的养老院在内的全美多地,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几乎同时,2019年7月,美国威斯康星州大规模暴发“电子烟疾病”,患者的肺部CT部分区域呈现团状模糊的白色,已有超2000起肺损伤病例和59例死亡病例被归类为与电子烟相关。相关确切病因等信息仍不明晰。

直至2020年3月,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公开承认:美国2019年秋季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可能感染了新冠肺炎。

7月30日,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就指出,美国应该对上述这些患者血清样本进行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这些病例中到底有多少起新冠病例?”

然而,“电子烟疾病”病因到底是什么?“电子烟疾病”与新冠病毒有什么关系?有多少新冠肺炎患者被误诊为所谓的“电子烟疾病”?这些问题美国至今闭口不谈。

二问:为何对德特里克堡等生物实验室问题避而不答?

在2019年暴发的“电子烟疾病”中,德特里克堡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地方。

2019年7月,在“电子烟疾病”流行期间,美国突然宣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美国民众对德堡的质疑剧增,2020年3月10日,曾有民众在白宫请愿网站发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原因。

展开全文

四问美国疫情:有多少新冠患者被误诊,美军运动员得的什么病

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市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新华社/美联

作为美军的生物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视为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军曾选择德堡作为秘密发动细菌战最重要的地点,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多年来,它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

据美国媒体报道,20世纪90年代初,德堡就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2020年3月,在美国民众请愿调查德堡后,美国疾控中心的专家们通过调查发现,德堡有多处违规的地方,包括生物安全防护流程、管制性病原体的储存清单不明、废水净化系统导致的泄漏等。此外,美国疾控中心关于德特里克堡的调查报告内容有大量被抹去,理由是“涉及美国国家安全”。

此外,德堡对当地民众的健康也产生了非常大负面影响。曾有美国媒体报道,德堡附近的居民区出现了成规模的癌症病例,当地居民曾集体请愿要求调查德堡是否和当地居民的疾病存在关联。

除了德特里克堡,美国在全世界建立的军用生物实验室已超过200个。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生物实验室往往对所在国都不透明,成为了病原研究的“黑箱”。在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的美军生物实验室附近,都出现了罕见病菌疫情,造成了当地民众死伤。

对于这些问题,美方从未向国际社会和美国民众作出交代。

三问:如何解释北卡罗来纳大学合成冠状病毒的研究?

赵立坚指出,美国应该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北卡罗来纳大学。美国一直污蔑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冠状病毒研究引发新冠肺炎,但实际上美国才是全球此类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施方。特别是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团队是此类研究的权威,早就具备极其成熟的冠状病毒合成及改造能力。只要调查巴里克团队及其实验室,完全可以澄清对冠状病毒的研究有没有、会不会产生新冠病毒。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至2020年6月1日,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共向NIH报告了28起涉及转基因生物的实验室安全事故,其中6起涉及实验室制造的多种冠状病毒。

但据美国媒体报道,北卡大学却拒绝公开披露有关实验室安全事故的关键细节,包括所涉及病毒名称、事故性质以及对公众构成的风险,这与美国NIH的指导方针背道而驰。

作为冠状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北卡大学巴里克团队的拉尔夫·巴里克教授曾对病毒进行过有关“功能获得”的研究。“功能获得”是指通过修改病毒基因序列使其产生新的功能,包括改变病毒的致病性、传播性或宿主范围。但巴里克曾表示自己的实验只是对病毒检查是否有潜在的“功能获得”,并最终“被认为并非是‘功能获得’”。

四问:军运会美军运动员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2019年10月,美军派出了30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武汉军运会,然而却在金牌上颗粒无收。作为体育大国美国的表现如此糟糕,这些美军运动员是否带有“特殊任务”不禁令人怀疑

赵立坚指出,美国应该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患病病例数据。2019年10月,美国派出300多人赴武汉参加军运会,其中有无人员出现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报道的那几位美国军人运动员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病例应该尽快公开。

据悉,当时有5名美军运动员被传出突然患上所谓的“疟疾”,并被美国用专机接走。

近日,多家外媒报道,意大利和荷兰的两个实验室对少量在新冠疫情暴发前采集的血液样本进行了重新检测,发现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体内出现的抗体。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科学主管乔瓦尼·阿波洛内认为,这个结果说明,在意大利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早在公认的时间点之前,就已在“一定限度内”传播了。

值得注意的是,有美国媒体指出,美军长期通过其“武装部队血液项目”保障驻外军队的血液供应。此项目在德特里克堡等美军基地附近采集血液,然后运送到意大利等国的美军基地供美军使用。在血液运输过程中,新冠病毒极有可能在冷链保存下抵达了欧洲。而进入意大利美军基地的平民志愿者,成为了最早的受害者。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周斐

本文来自极致主题,极速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pt游戏在线试玩 » 四问美国疫情:有多少新冠患者被误诊,美军运动员得的什么病

Leave a Reply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