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7月26日,2020东京奥运会一场乒乓球比赛决赛的颁奖典礼上,摄影记者保持防疫规定距离,在挡板后拍摄获奖选手。不远处的观众席上几乎没有人,显得十分冷清。出于防疫需要,本届奥运会主办方绞尽脑汁,陆续出台了多项举措。禁止观众入场观看比赛,是他们作出的最艰难,或许也是最正确的决定。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7月24日,日本东京朝霞射击场,2020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颁奖现场,夺得本届奥运会首金的杨倩隔着口罩“亲吻”金牌。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7月23日傍晚,日本东京新国立竞技场内,一片椭圆形阳光照在空旷的观众席上。当晚,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期的2020东京奥运会在这里开幕。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8月1日,2020东京奥运会女子铅球决赛中,美国选手桑德斯戴着设计别致的口罩投掷铅球。她是本届奥运会上为数不多的戴着口罩参加比赛的运动员。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7月31日,2020东京奥运会一场游泳比赛结束后,工作人员立即向运动员递上口罩。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7月27日,2020东京奥运会一场排球比赛中,一名运动员在球筐里取出工作人员擦拭干净的排球。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8月1日,在2020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半决赛中,中国飞人苏炳添(中)以9秒83的成绩打破亚洲纪录,并成功进入决赛。当他庆祝时,多名记者和工作人员围着他,随后苏炳添尽快戴上了口罩。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8月1日,日本东京新国立竞技场门口的奥运五环标志成为市民们的打卡地,人们冒着高温排着长队,只为跟五环标志合个影。

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推迟到2021年夏天举行的2020东京奥运会举步维艰,也让其在灿若星河的奥林匹克历史上,留下极为特殊的一笔。

对延期一年才得以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当地始终有两种不同的声音。日本民调的数据一直不乐观,7月19日,距离开幕式还有4天时,日本媒体在报道中说,“还有近七成的日本民众对日本能够举办一届安全可靠的奥运会表示怀疑。”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承受了超乎寻常的舆论和财务压力。禁止观众入场观看比赛,是他们作出的最艰难、或许也是最正确的决定。

出于防疫需要,主办方绞尽脑汁,陆续出台了多项举措。为保证运动员和奥运会相关人员的安全,东京奥组委发布了适用于运动员、媒体等不同人群的防疫手册,对相关人员的行动限制、接触限制、卫生习惯、核酸检测等作出明确规定。按规定,运动员不能离开赛场、奥运村等奥运会相关区域,更不能私自外出观光旅游。

据统计,全世界共有1.6万名新闻工作者来到东京奥运会进行采访报道工作,虽然这个数字比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2.5万名减少了不少,但依然可以感受到大赛前新闻“大战”和防疫的紧张气氛。每个人除了吃饭、喝水、睡觉,每时每刻都要戴着口罩,奥运会证件和口罩是每个人的标配。新闻中心的桌子间都隔着透明的挡板;记者需多次到小隔间里“吐口水” ——进行核酸检测。

每个比赛项目的颁奖区域,都按防疫要求“抻长”了领奖台的尺寸,让获奖运动员之间保持更大的距离;以往由颁奖嘉宾为运动员挂奖牌,则改为运动员自己戴。

7月24日,中国00后小将杨倩发挥出色,在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中最后一枪逆转对手,拿到2020东京奥运会首金。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化身“礼仪先生”,亲自为获奖运动员端放奖牌的托盘。杨倩同时也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戴着口罩领奖的冠军、第一个在领奖台上自己把金牌戴上的运动员。此时的杨倩,与在比赛中气定神闲的她判若两人,抬手“比心”绽放笑颜。但出于防疫要求,杨倩在领奖台上全程都没有摘下口罩,只是将金牌轻轻地碰了碰口罩。

7月25日,身材瘦小的日本女子游泳运动员大桥悠依,在强手如林的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比赛中力压身长体健、金发碧眼的欧美澳选手,第一个冲到终点,为东道主日本赢得本届奥运会第一枚游泳金牌。幸福溢于言表的大桥悠依面对摄影记者们的镜头,摘下口罩、轻咬金牌,在防疫和“品尝胜利果实”之间选择了后者。

奥运会期间,东京的气温一直居高不下,在举办开幕式和田径比赛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外,一个奥运五环标志成为市民的打卡地,无法入场观看比赛的人们顶着烈日排着长队,就为了能跟五环合个影。

本届奥运会的排球比赛对用球的使用也作了相应的调整。以往都是由球童把球交给即将发球的运动员,如今球童捡到每个打到界外的球后,都会第一时间擦拭然后放到统一的球筐里,由准备发球的运动员自己取用。排球馆的摄影经理卢山提醒摄影记者们,即使被排球砸到,也不允许用手碰。在摄影记者们就坐的条凳上,每间隔两米,就有一瓶消毒液供记者使用。

7月29日,据日媒消息,日本东京都当日新增386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连续3天创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病例纪录。7月30日,东京奥运会赛程近半,日本朝日电视台发表了东京奥组委新冠疫情对策专家会议负责人冈部信彦的采访内容。冈部信彦称,当新冠肺炎病例激增导致医疗系统面临压力时,“真的必须要考虑终止东京奥运会并放弃举办东京残奥会。”每天,记者们除了关注比赛项目及各自国家的夺金点之外,也在担忧着日本尤其是东京疫情的加剧。

在水球馆,43岁的摄影经理林丙植特别热情,他是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韩国人,妻子是中国广东新会人。他用挺不错的中文仔细告诉中国摄影记者们每一个拍摄点的优劣,比赛球队会在哪个位置拍摄合影。同时他提醒大家一定要戴好口罩并注意手部消毒,拍照时与运动员保持规定距离。

8月1日,据新华社报道,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首次公布对违反防疫规定行为的处罚决定,两名格鲁吉亚柔道选手和4名工作人员被注销奥运会证件,有人看到他们在比赛结束后出现在东京塔附近。注销奥运会证件意味着被取消参赛资格或参与相关工作的权利,没有奥运会证件的人员将无法出入赛场、奥运村等一切奥运会相关区域。

每天,中国记者们被祖国体育健儿摘金夺银奋力拼搏的瞬间感动着,也被因疫情造成的各种紧张气氛困扰着,好在微信里时常有来自家人、朋友和同事们的提醒和鼓励。

8月4日,在去拍摄花样游泳比赛前,编辑部的同事郭剑发微信提醒我:“刘老,花游好看,您一定注意防疫安全。”同时他把《每日经济新闻》的一篇报道发给了我,其中说4名希腊花样游泳运动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她们的参赛资格被取消并开始隔离。在花样游泳的媒体工作间,看到这条新闻的同行们,有的戴上了两层口罩,有的把普通口罩改成了N95口罩。同一天,日本公布当日东京新增416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还有不到3天,2020东京奥运会就将落幕,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干扰下,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付出了超乎寻常的努力,这些成功或不足的抗疫经验也为几个月后即将举行的2022北京冬奥会提供了借鉴。

“我已递交了申请,想去2022北京冬奥会担任一个比赛项目的摄影经理,希望疫情尽早结束,我能继续为冬奥会做些事情。”林丙植告诉记者。

中青报·中青网特派记者 刘占坤 摄影报道

本文来自极致主题,极速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pt游戏在线试玩 » 非常时期 “非常”奥运

Leave a Reply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